中医与科学(zz)

By Jiang | 11月 2, 2006


0引言

这里我不是为中医辩护,说他是科学的。同样我也不是来支持取缔中医的。本文的旨在论证中医的本质,未来及其他。

事情起因是偶然听说两位著名的人何祚庥和方舟子谈论中医。方舟子说的委婉些,他说中医不是科学的,医学应该科学化。何祚庥就直言不讳写,直指中医为“伪科学”。为先正视听,也避免读者受到一些只听过几个哲学名字的哲学骗子的名片,先从科学技术及其有关的事情谈起吧。

1波普尔,证伪及伪科学。

何祚庥引用波普尔的证伪论,说凡是不能证伪的就是伪科学的。这里何祚庥作了偷梁换柱的变换,读者必须记住“不是科学”不等于“伪科学”。“何祚庥是存在的”这个命题就不是科学的,但这也不是伪科学。必须强调的是一直以来,形而上学与科学都纠缠在一起无法区别开。科学移植面临如此众多的问题如:物体存在么?1+1为什么等于2?有上帝么?物理定律是上帝设计的么?物体无限可分么?时间是连续的么?科学开始试图解决这些问题,却发现力不从心。于是以卡尔纳普为代表的维也纳学派另辟蹊径,通过语言学的划分,把科学划出一个小的区域,不去关心科学以外的事物。因为这一学派以传统实证主义哲学为基础发展起来的,称为逻辑实证主义。波普尔提出的证伪论是这个学派的代表理论之一,但集大成者是卡尔纳普的“物理语言”和“可验证性理论”。这里不谈卡尔纳普的理论,只谈谈被那些从没读过波普尔的人所曲解的波普尔的证伪论。

证伪论说的是:人的科学研究过程不是原来说的那种,从经验中总结出规律,得出一个归纳的结论。比如我看到100只白天鹅,就得出“天鹅都是白的”。波普尔认为,由于自然世界是无限的,因此自然规律不可能被证实。而人的认识过程就是先给出一个假设,然后努力证明这一假设是错误的。

分析一下波普尔的理论不难发现,首先他是不可知论的支持者,因为他已自然规律不可证实为基础。其次,他是个唯心论者,同时否定归纳法的存在。最后,他的理论也否认科学进步是渐进的过程,科学的定律不过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已。今天的被证伪了明天再拍脑袋想出一个来。需要对受马克思哲学熏陶多年的读者说明“不可知论”“唯心论”只是形容词,不带有感情色彩。和马克思哲学的区别也只在于,马克思是大胡子,波普尔没留大胡子。切勿因此觉得波普尔的理论一无是处。

上面说了波普尔的证伪论,可以看到波普尔没提过什么“伪科学”,更加不可能鄙视科学以外的东西。因为按照波普尔的理论“科学”本身就不光彩。没理由也没能力去鄙视科学以外的东西,波普尔只是划了个界限,避免科学受到形而上学命题的困扰。不是说形而上学命题就错了,而是说不考虑了。现在英美的分析哲学和大陆的人文哲学分裂也与这些思想有关。

2 科学,技术与医学。

在上个世纪初,这个概念还不很清晰。语义学和“物理语言”这些理论出现后,科学基本有了广泛可以接受的定义。

这里先引用汉斯.波塞尔关于科学的描述,他认为科学的特点是系统地、按照一定的方法提出问题,科学中对问题的答案应该带有论证即说理的机构。

波塞尔的定义不能算作唯一的标准,但也基本涵盖了大多数科学的内容。另外一个和人类相关的东西称为技术。科学和技术常常紧密联系在一起,我们统称为科技。技术与科学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不是人类认识自然的过程,而是改造自然的过程。技术以实用为原则,好用的就是好的技术。现代技术常常以现代科学为基础。

对病人进行治疗应用的是医疗技术而不是医学。同样找瞎子算命也可以算应用瞎子的算命技术。中医维护者一直强调中医的疗效,借以说明中医是科学的,这在逻辑上存在错误。技术使用不代表理论就是科学的,这里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技术上正确的,只能推论出其理论基础是正确的。第1节说过科学的东西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同样正确的不一定就是科学的。占星术或许正确,但他不是科学的。中医学也是一样,如果他无法给出“五行”,“相克”,等等众多名词确定的含义,无法按照科学的确定性语言描述问题,也无法按照科学的方式解答问题,我们就能称之为科学。在此强调的是,没有被称为科学不等于是坏事。

3 中医西医与现代化

马克思·韦伯对现代化社会的概括是理想型权威体制,也称为“铁笼”。在这样社会里,理性权威统治一切,社会高度形式化。现代批判学者也在抱怨现代社会的“福特化”“麦当劳化”。但这就是现代化的特征,不可逆转。而在这样的社会里西医较中医更容易生存下来。

a,西医有严格的医师资格认证制度。挂牌行医就要受到严格程序化的考试检验,水平不同你是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教授,等等。而中医没有适应自己的从医资格认证,借用西医的模版只会把自己僵化。然后就有骗人的宣传,用“老中医”代替“主任级医师”。让患者无从把握,也让骗子钻了空子。

b,西医在治疗上原理清晰,针对问题解决问题。这样庸医误诊很容易界定出来,命名化验单看出是阑尾炎了医生非说是拉肚子。到医疗纠纷的时候把这些化验单拿出来一清二楚了。中医却不具有这样严格的标准,被中医误诊了只能吃哑巴亏,举证上要困难的多。

c,现代教育是以知识工业为特征,学校的目的是最大程度生产学生的工厂,“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其实刚好是现代教育的特征。西医刚好适应这种教学模式,也复制出了大量的从业人员。一些有经验的中医由于没有教授资格,或者祖传医术不愿泄露等等原因无法参与到知识工业中来,当然也不便于中医传承。

d,西医的药品是标准化麦当劳化的。不管你的病证如何,患者都吃同样配方的药。这些药是在大工业机器控制下生产出来的,药品生产的工人可能根本就不需要懂医学,只需要会开动机器就好。而中医的传统汤药无法具有这样的特征,对证下药的做法无法适应标准化生产。中药西化弄的中不中西不西,反倒败坏了中医的声誉。

e,西医整个操作以科学为基础,因此给人严谨的感觉,从药理药性研究到药物投产前的实验都必须认真负责。不安程序办的做法,很可能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而中医却很难有标准鉴别,程序当然也不容易控制。

f,西药的生产过程严格化,生产药品的工人根本不必要懂医学,只要会使用机器就行了。这和在麦当劳吃炸薯条一样,你想要炸的嫩一点的没有可能,全部都是机器控制。这样生产药品不能对证控制成分,但利于标准化。

西医是随着现代化的演进过程一步步发展起来的,整体上透着现代社会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好是坏要看个人的喜好了,但我们也不得不认清西医的强势和中医的这一必然过程。中医从业者归罪抱怨政府政策的不公正或许也有道理,但本质上的原因是出在中医与现代化的隔阂上。

4 中医的神话和对中医的诬蔑

中医中的神话有很多,这多半是由于从业者为了利益的夸的其词,也是由于中医本身的神秘,还由于人们对西医很多治疗上的不满导致的。这里简单列举几个可能并不全面。

a,中药没有副作用或副作用较小。

中国有句古话叫“是药三分毒”,真正的中医从没说过自己没有毒副作用。可能是由于被西医的毒副作用吓怕了,转而迷信药力药性不明的中医吧。

b,中医整体辩证治疗

而实际上不论中医西医都讲究整体的,你肚子疼去看病西医一样会根据病证不同让你检查其他的部位,不存在头疼医头之说。这一点上中医部具有优势。

c,中医标本兼治

实际上西医一样标本兼治,中医一样又不能兼职的时候。

d,祖创秘方,专治疑难杂症。

任何技术都需要进步和发展,祖传的东西除了神秘别人不懂以外,没看出有什么优势。按这样说西医祖传的放血疗法更有效些?SARS的时候还有人打出祖传秘方,专制非典!

e,针灸治百病

没有任何疗法能治百病的,针灸也一样。不能因为我们不懂针灸就蒙人说他治百病。

简单就说这些吧,这些神话根源复杂,但产生危害也巨大,误导病人导致病人身心受到损害。受害的病人反过来又会诋毁整个中医行业。而一般西医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即时出现骗子由于整个基础是科学的,可以一目了然知道这只是个人现象不会危害到他人。而且西医原理必须解释的清晰才可以提出来,想要骗人也很难。

对中医的诋毁借鉴何祚庥等人的言论数量同样巨大,其中大多数是说中医骗人的太多,容易误导人。其实那个行业都有江湖骗子,不论中西医都有。这个需要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了。另外也说明中医对现代化的适应程度不强。这里不细提了。需要提一下五行相克根本就不科学的言论。这里他说的对也不对,五行理论是形而上学,不是科学的。但科学一样有形而上学在里面,科学所有的理论都是形而上学的,和五行理论没有本质区别。从日心说到电子原子理论,现代科学从没离开过形而上学。谁能告诉我电子真实存在呢?既然我们能相信有电子,为什么不能相信有五行相克呢?

5 科学的独裁与现代中医

现代社会科学已经成为一种迷信,对科学的图腾又让它无知无畏到可以把触角伸到所有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例如有n多诺贝尔奖获得者参与的《反对占星术声明》就是科学霸权一个很好的佐证。他们无法证明占星术是错误的,只好靠着自己诺贝尔奖或者教授的头衔,人多势众,私设公堂来打压自己根本不了解的占星术。同样对中医也是这样,他们根本不懂中医,却利用自己的职位,网络影响等等试图通过学术以外的手段打压异己。而不是通过科学本身的手段,例如发表医学学术论文的方式进行辩解。在维护科学教权的同时,这些人忘掉了科学应有的精神。就像十字军在杀戮的时候忘掉了基督教的真正教义一样。

中医的没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即使在受到宪法保护的中国,中医院里卖的也是精致的西药,诊断手段也在西医化。而在西医院,中医更是只能作为一个普通的科室,再加上江湖医生对中医名声损害,中医已经越来越弱势。

中西医结合是中医发展路线之一,也是现在的主线。但这种发展趋势的缺陷一样明显,中西医结合变成了西医吸收中医的经验,而中医放弃了自己的治疗理念和手段。最后变成了挂着中医牌子的西药店。这种结合也危害了传统中医的发展,这种发展趋势只能加快中医的灭亡。

但西医不会最终解决人类健康问题,因为在西医还是科学分析式的眼光看待病人。在他们眼里病人没有心理没有情感只是一块会走路的尸体而已。他们在治疗的时候不回听从患者的建议,只会选择自己最方便的治疗方式。西医说要切除你就要切除,让你做化疗就要做化疗,他还会给病人开副作用极大的药物。在治病的时候西医同时在侵害着病人的身体和情感,而却不对此负任何责任。因为病人只是个实验对象。这是科学缺乏人文性的一面造成的,需要在其他方面寻求互不。中医可以作为这种互补常识的一类。

6 中医的未来

越来越多爱国的人觉得保护中医势在必行,特别是韩国申请文化遗产后更加觉得这样。但我个人感觉弱势的东西即使保护也未必能发展好,而且会影响整个国家公共卫生水平。同时对取缔中医的言论我更加不屑一顾。其实让中医自生自灭才应该是对其最好的保护,中医和西医间平等竞争,互相借鉴,是瑰宝的东西会留下,糟粕的会淘汰,这样才是健康的道路。也是最有利于中医发展的路线。中医在中国有很好的群众基础,这是中医的优势。但中医缺乏发展和创新也是事实。我们需要的是扁鹊华佗一类创造性的中医人才,也需要能发展五行理论的人。

网上有人觉得中医理论什么都不是,药方是宝贝!这刚好犯了本末倒置的错误。中医理论在科学的角度看确实什么都不是,那是因为科学和他不是一个象限的东西,横加指责是错误的。而中药是中医理论的衍生物,不发展理论,药力的发展早晚会穷尽的。

作者: dogcat
链接: http://bbs.hit.edu.cn/bbscon.php?board=Wisdom&id=10642

Topics: 茶余饭后 | 4,587 views | 2 Comments »


2 comments | Add One

  1. Valium. - 03/14/2007 at 3:50 下午 #

    Valium….

    Valium….

  2. 李振宽 - 12/23/2007 at 10:47 上午 #

    中医科学论

    中医是我国四大瑰宝之一,是中华民族文明的产物,同时又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自神农氏尝百草为民治病始,到两千年前的先秦时期,中医与巫术分离,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中医学体系。数千年来,中医为中华民族的生存,种族体质的健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医曾在过去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在世界医学界处于领先地位。可以说,中医是世界医药科技发展中一朵绚丽的奇葩。
    中医虽在过去的两千多年里辉煌至极,曾处于世界医疗科技发展的前沿。但是,目前我国医学界的主流已不是中医,而是西医。西医以它先进的医疗技术和科学的医学理论,在各个医疗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相比之下,中医的临床经验虽有大量积累,医疗技术有了显著进步和发展,但是,中医理论自秦汉以来缺乏科学支撑,没有实质性的突破,显得原始而落后,对于生命现象和生理病理,存在诸多主观揣测和牵强附会,理论徘徊于假说阶段。今天,在我国的医学界,无论是病症的诊断,还是疾病的治疗;无论是常见病多发病,还是疑难杂症危急重症,西医已成为大多数患者的首选。中医愈来愈显得微不足道。
    鉴于中医目前的落后状态,一些人把中医歪曲成愚昧的产物,更有甚者,认为中医是伪科学,在网上发起签名活动,要求取消中医。这显然是非常错误的。产生这种错误认识的原因有二,其一,他们没有很好地理解科学概念的含义,把科学内涵的深与浅,与科学概念的肯定与否定相混淆;其二,以偏概全,夸大了中医落后的一面,把中医理论中的“阴阳五行”和其它假说成分当作了迷信的内容。
    在反驳取消中医这一活动的过程中,为了说明中医不是伪科学,有人把西医叫做还原性科学,而把中医说成复杂性科学。这种对中、西医科学的界定也是错误的,同样对科学概念存在着糊涂认识,忘记了概念的内涵是事物的特有属性。科学的特有属性是认知而不是复杂,复杂背离了科学概念的认知内涵,也就是说,复杂性科学不是对科学概念的肯定,所以把中医称作复杂性科学也是不正确的。
    那么中医到底是什么科学呢?为了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有必要对中医产生与发展的特点作一个大概的陈述,对中医学中的“阴阳五行”和假说成分进行一些分析,同时,还要对科学概念和科技发展的阶段性规律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一、中医产生与发展的特点
    [中医从巫医脱胎后,从人的自然性出发,与人的社会性相结合,致力于生理病因的探讨,致力于医疗技术和中药的研发,运用“阴阳五行”进行理论阐述,具有丰富的科学内涵和辩证哲理,同时含有假说成分。]
    中医学大约形成于先秦到西汉这一时期。和其它事物一样,有一个发生发展完善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又有它自身的特点。
    1、中医的产生
    在我国远古时代,医术和巫术是混杂在一起的。从事医疗活动的是巫医,在驱病过程中,医术和巫术不分。表现出人类社会那种原始愚昧的宗教迷信状态。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医疗技术的进步,到春秋时期,医术与巫术分离,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这一时期,医疗学术思想非常活跃,名医不断涌现,他们身怀精湛的医术,在为民治病的同时,研讨病因,解说生理,著书立说,为中医学的形成打下了基础。
    名医医和,第一个把五行说运用于中医理论的阐述,“天有六气,将生五味,发为五色,微为五声,淫生六疾”,将气味声色与病患联系起来;并说六气“分为四时,序为五节”,人的生理和病因在于五行生克。开辟了“阴阳五行”解说中医理论的先河。
    名医扁鹊,著有《难经》。在病症病因的诊断上,对切脉进行了深入研究,奠定了中医脉学的基础,“望色”、“听声”、“写形”,初步形成了中医诊断学的“望”、“闻”、“问”、“切”。
    战国时期,中医已具备解剖学基本常识,认为人有三百六十节、九窍、五脏、六腑,对人体组织器官的基本功能有了初步了解。各器官的协调运营,经脉通,气血流,是人身健康和防病治病的根本途径。并用“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形象说明运动对生命的意义。这一时期,一些生理病因的探索发现,医疗技术的发明和进步,为中医理论体系的形成提供了必要条件。
    2、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形成
    春秋战国时期,医学学术思想的活跃,医疗科技的大发展,为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形成作了充分准备。而完成这一体系的是《黄帝内经》和汉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
    《黄帝内经》是先秦到西汉时期一部伟大的医学总集。它吸收归纳了西汉以前的中医成果,集医疗学、病理学、养生学、医学地理学、医学物候学、人体生理结构学、人体解剖构造学、脏腑经络学说之大成。并运用“阴阳五行”说,对中医理论进行了全面论述。从而奠定了我国后世中医学的理论基础。
    《黄帝内经》从人的自然属性出发,把人自身看作自然界的一部分,运用“阴阳五行”学说,将人的生理病因置于自然界的变化之中,从而提供了从自然原因寻找病变的原则。这样一来,就彻底的摒弃了疾病治疗中的巫术活动,否定了神鬼天命、灾异附会决定人的生老病死的迷信思想。“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万物的生灭变化,都是自然的原因,世上不存在超自然的力量,人的生命过程与天地四时息息相关,人只要顺应自然界的变化,按自然规律规范自己的行为,才会少生病,否则疾患常起。疾病的发生规律与四季有关,疾病的治疗也要注重春夏秋冬四季的因素。
    《黄帝内经》还从人的社会性出发,把人的生理与人的心理关联起来,把病患的发生与人的情绪变化关联起来。“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暴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人的思想情绪变化,直接影响着病患与治疗。这样一来,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统一了起来。人能够适当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才有利于养生健体,除疾免患。同时,在治病中,要身心兼顾,相机施医。
    《黄帝内经》依据人体解剖原理,人体各器官的特有属性,比较正确的论述了人体组织器官的生理结构功能。如在对内脏的认识上,指出“所谓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同时,在对人体器官功能归纳,表现特征总结的基础上,提出了脏腑经络说,把人体分成十二正经八奇经。经络是连接和沟通每一经组织器官的纽带,以经脉为主干,络脉为分支,呈网状分布,贯穿于人的全身。在这个学说里,经内联系,某一病症的体征症候会沿着所在经络循行分布,内脏功能失调会影响本经器官病变,在体表产生反应。在这个学说里,又有着经间影响,阴阳作用,表里主从关系和五行相生相克。脏腑经络说把人体各器官看作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牵制,互为依存的有机整体。人体各器官只有与阴阳变化相协调,机能才会正常运行,从而保证人身的健康。有了健康的体魄,“阳气”固,“邪气”不侵,少病患。
    《黄帝内经》把人的自然性、社会性、人的生理病理、脏腑经络内环境,都纳入了“阴阳五行”的解说中。“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人和自然界都是五行相生相克,阴阳二气消长作用的结果。按照这一原则,五脏与五行相附会,内脏的营卫与病变,会通过经络反应到体表,遵循五行的规定性,与五色、五声、五味相对应。这是辨别脉象,诊断疾病,推测预后的依据。这样以来,人的自然性和社会性相结合的一致性,经络的经内联系和经间影响的关联性,人体各器官的功能协调和制约的统一性,构成了中医对人的生理认识的整体观念,对防病治病认识的调理与治疗相结合的健体固本观念,可概括为“整体固本”的中医医学理念。
    总之,《黄帝内经》吸收了当时医药两个方面的科学发现,在前人医疗实践的基础上,对临床经验,研究成果全面进行了归纳和总结,把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结合起来,运用“阴阳五行”学说的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即将人的生理贯以五行相生克,阴阳消长作用进行阐述,创立了中医学理论。
    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被后人分编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这部伟大的著作,丰富并提升了《黄帝内经》的中医理论。把病因说、脏腑经络说与四诊(望、闻、问、切)、八纲(阴、阳、表、里、虚、实、寒、热)结合起来,总结出一套“辨证论治”的中医医疗原则。为中医理论的体系化、科学化,做出了贡献。
    3、中医药物学
    中药以原生态动植物为主,兼有矿石、化石、微生物等。经过精选炮制入药。其特点是药用物质成分主要是有机物,不含有害化学成分,毒副作用小。这种把原生态自然物作为药物,反映了人们对药物科学发现的直观性。药性研究是“阴阳五行”关于气味的分析,“水曰润下,火曰上炎,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汉代《神农本草经》就把中药药性归为寒、热、温、凉四气(也为四性)和咸、苦、酸、辛、甘五味,四气五味又分阴阳。中药的五味,人体的五脏,与五行相附会,通过阴阳变化,五行相生相克的关系,建立了中药的配伍和主治功效。后经南北朝陶弘景的《本草经集》,唐代的《新修本草》,宋代的《类证本草》,进一步完善了中医药物学。
    明代李时珍看到“玉石水土混同,诸虫鳞介不别”,中药分类杂乱,偶有一药多名,药物时有定性不准等问题。他历经二十七年,参考了八百多种文献,总结了十六世纪以前药物学成果;并遍走祖国山川,寻访中药产地,深入调查研究,对中药诸味鉴别,“释名”、“集解”、“辨疑”、“正误”、“修治”,订正了药材的自然习性形态,气味和主治功效。新增药物374种,共收录药物1892种,医方11096个,编著成《本草纲目》这一东方药物学巨典。
    中医药物学,为中医“辨证论治”用药,提供了理论依据和物质保障。是中医理论体系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二、中医学与“阴阳五行”说
    [“阴阳五行”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早期人们关于世界物质性的朴素观念,事物发展变化的辩证思维,后来被神秘化绝对化。运用“阴阳五行”阐述中医理论,其进步意义和积极作用具有局限性。]
    我们知道,“阴阳五行”说贯穿于中医学。中医从理论阐述,药性分析,到辨证论治,不但渗透着“阴阳五行”学说的哲理,甚至作为论述和施医的依据。那么“阴阳五行”是一个什么样的学说呢?
    1、“阴阳五行”学说
    “阴阳五行”说,萌芽于殷,兴起于周。所谓五行,即金、木、水、火、土。最早,人们把五行看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五种物质,后来才赋予了哲学的内容。“土与金木水火杂,以生百物”,自然界的万物都由这五种物质生成,五行成了世界的始基和本源。它同古希腊人泰勒斯把水作为世界的本原,赫拉克利特把火作为世界的本原一样,是关于世界统一性在于它的物质性的朴素观念。后来,人们看到五行之间某种理化的关联,从感性出发,又得出了五行相生相克的观念,即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及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以此来说明事物转换的辩证哲理。
    所谓阴阳,起初是指日光的向背,向日为阳,背日为阴。后来,延伸到事物的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处于一个共同体,有阴则有阳,有阳必有阴,它们彼此消长而存在。这种消长作用,可以产生破裂对立,又可以达到平衡和谐。阴阳学说反映的是矛盾的对立统一规律,说明的是万物生灭变化的过程。
    五行是物质实体,阴阳则是由事物共性抽象出来的概念。二者合流成“阴阳五行”说,用来解释世界万物的生成与成长,转化与变化;表述事物发生发展衰亡的规律。“阴阳五行”试图从自然界本身去揭示事物间的内在联系,含有丰富的辩证法内容和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
    到战国时期,“阴阳五行”进一步系统化、理论化,同时也被绝对化、神秘化。我们知道,五行的相生相克,并不是这五种物质的本质属性,而是由现象表现出来的一般性特征,即它们之间某种理化关系的表象。所以五行相生相克这个观念,不反映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的内在联系。但是,邹衍等人抽掉五行的物质性,把五行周而复始,依次相胜,作为包罗万象的宇宙法则,运用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他提出的“五德终始”说,将帝王更替,朝代兴灭的原因归结为“五德相胜”,木金火水土依次取代的循环周期之中。思孟学派也把五行赋予伦理道德的内容,“木神则仁,金神则义,火神则礼,水神则智,土神则信”,所谓“天命之谓性”。
    “阴阳五行”被绝对化、神秘化,还表现在给阴阳这个概念,赋予了物质实体的内涵。阴阳在许多地方不再只是表述事物的两个方面,而成为两种彼此消长的力量和相互作用的气体。可是到目前,人们并没有发现阴阳二气和阳阳二力。它和柏拉图把“理念”看作真实的存在一样,都是概念的绝对化。概念被神秘化包装后,具备了物质实体的属性,这样以来,必然的滑入了客观唯心主义的泥潭。自然界并不存在什么神秘的阴阳物质和力量,它是人的主观揣测,仅仅存在于中国人的想象和意识之中。然而,这种意识的深刻存在,贯穿了我国哲学和思想的发展史。无论是董仲舒以“天人感应”为基础、以“三纲五常”为核心的神学思想体系,还是王充的唯物主义,范缜的无神论,乃至宋代的程朱理学,明代王阳明的心学,都有它的影子。这种意识已经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在社会生活中根深蒂固。
    “阴阳五行”被绝对化、神秘化后,这个学说有了两大特点:其一,形而上学外壳里面包含着辩证法内容。从整体上看,五行周而复始地相生相克,是循环而不是发展,但在具体细节上,是阴阳消长五行转换的辩证内容。其二,唯物的外壳里面包含着唯心的说教。从整体上看,五行金木水火土用来说明世界的物质性,但在内容的许多方面,五行又被抽掉了物质性,只剩下一个包罗万象的相生相克法则,而概念的阴阳却赋予了物质实体的内涵,具有了超自然的消长力量。 这样以来,也就为神鬼迷信、谶纬天命、符瑞灾异、占卜巫术等腐朽的东西敞开了大门。
    至此,“阴阳五行”学说既有积极向上的进步因素,又包含消极颓废的落后成分。这些都将对中医学产生影响。
    2、中医运用“阴阳五行”的进步意义和积极作用
    我们知道,中医学形成于先秦到西汉时期,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技术的力量还不能支撑医学进入深层次的探索。人们在医药这两方面的科学发现,基本上是直观的,对人体组织器官、生理病理的认识是粗浅的,处于表象的层面,感性的阶段,所能了解的大多是一般属性,而不是本质属性。中医运用“阴阳五行”学说的辩证逻辑思维方式,从表象和一般属性出发去说明本质,从而展开了中医理论的论述。“阴阳五行”学说,对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形成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具有以下特点。
    中医学运用“阴阳五行”学说,不但阐述了人的自然属性,摒弃了巫术及神鬼天命思想,开辟了从人本身和自然的原因寻找病因的途径。而且把人的自然性与人的社会性结合起来,把人的生理和人的心理联系起来,论述了人的思想情绪变化对身体健康产生的影响。还解说了人体器官的结构功能,脏腑经络内环境的运行机制,内脏病变通过经络反应到体表的规律,奠定了中医诊断学的基础。同时阐述了中药的四气五味,药性阴阳变化和配伍,建立了与人的五脏六腑各器官主治功效关系,结合体表反应辨证论治,调整人身阴阳平衡,以防病灭患。
    人和其它自然物一样,自身的成长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人体各组织器官总处在一个对立统一的生理状态,中医学运用阴阳学说表述了这种对立统一的关系。对于疾病的产生,器官功能的损伤,可以用“阴阳失调”来说明。对于各器官的相互关系,又可以用阴阳的相对变化和五行分属来概括。这样一来,就把人体各组织器官的生理特征,进行了类别的系统归纳,梳理了复杂现象的纷乱,从而把内脏与内脏,内脏与体内组织器官,内脏与体表,内脏与体外孔窍等建立了联系。同时,把人体与四时、五气、五味、五官、五体关联起来,说明了人体组织脏器之间与自然环境之间相联系的统一性。
    总之,中医学把人的生理与病因,养生与医疗,统一于“阴阳五行”之中。解说了生命现象,人的生老病死,以及尚未被科学揭示的一些医学问题。在当时来说,运用“阴阳五行”学说的辩证哲理,阐述中医学的医理,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和先进性,从而促进了中医学的进步和发展。
    3、中医学运用“阴阳五行”是时代的局限
    运用“阴阳五行”学说阐述中医理论,曾经促进了中医学发展,这是因为“阴阳五行”学说中含有辩证的内容和唯物的因素。然而这些因素和内容,是来自于对事物的直觉和猜测。“阴阳五行”学说,把世界的本原归结为水火金木土,以说明世界的物质性。现代科学证明,水火金木土不是世界物质的全部,而是有限几种物质元素的化合物或混合物。用五行相生相克,来解释自然万物的生灭变化,反映了人们早期对自然现象的感性认识。它只不过是从事物的一些表象出发,关于世界物质性和变化性的假想。这种假想虽然含有合理的因素,但不是客观事物的内在联系。因此,“阴阳五行”不是说明科学发现的学说,而是解释世界万物发生与变化的假说。
    那么,运用“阴阳五行”学说论述的中医理论,也就不可避免的带有假说的性质。
    中医学在对生命现象的认识上,就照搬了“阴阳五行”说的五行相生克,阴阳二气的消长作用。大家知道,我们这个星球上生命的出现,是从无机物到有机物,从单细胞到器官的分化,从水生到陆生,从低级到高级,一个不断进化的自然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五行相生克、阴阳二气消长作用的参与。蛋白质是生命的本质,已被现代科学所揭示。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阴阳二气,只是在这里概念的阴阳变成了物质的阴气和阳气,具有了消长作用,成了宇宙间一种支配力量。这显然是对生命本质的猜想,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阴阳五行”学说认为,世界万物都是由五行派生出来的。中医就把人的内脏器官与五行相附会,人的五脏六腑具有了各自相应的五行属性。内脏的功能联系,遵循着五行相生相克的规则,如对肺部疾病的治疗中,需要增强脾胃的功能,这是由于肺属于金,脾胃属于土,因为土能生金,所以金(肺)需要土(脾胃)配。又如,肝脏的功能失调,可以影响到脾胃而使之生病,这是木能克土的原因,由此舒肝而健胃。从以上由五行对内脏功能关系的解说中,可以看出,它根本不是从人自身的机能上,解说人体器官的功能联系,而是利用五行相生克进行的比附。比附是借助外物来说明合理性,并不是对客观存在的认知。从科学角度来看,它仅仅是对生理现象的总结和归纳,并没有揭示出人的生理的内在联系。这种非科学的比附,在指导医疗实践中存在着局限性。
    中医药物学中的药性分析,是中药的四气五味。其中四气也叫四性,即温凉寒热;五味咸苦酸辛甘,由水火木金土所派生。中药的四气五味与人体的五脏六腑各器官,及体表反应的五声五色,建立的对应主治功效关系,在中医医疗实践中的确行之有效。这是因为中医药物学的四气五味,反映了中药药性的一些重要特征。但它是中药药性的表现形式,而不是中药药性的本质。值得指出的是,中医界已开始分析和研究中药的药用物质的化学成分、分子结构、理化性状及药理作用。只有这些问题弄清了,中医药物学才能摆脱“阴阳五行”附会的束缚,向科学的深度和广度发展。
    总之,运用“阴阳五行”学说,可以比较合理的解释中医遇到的一些问题,但它毕竟是由现象和一般属性归纳后对假设的推定,再由假设对现象的演绎。其中的一般属性是它的科学内容,假设是它的假说成分。科学内容是中医学的主体,奠定了中医学发展的基础;“阴阳五行”是中医学的理论框架,束缚了中医进一步发展。再者,“阴阳五行”中周而复始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唯心的说教,神秘主义等,也都带入了中医学,已成为中医学中的糟粕,亦应仔细鉴别而弃之。
    三、中医的落后是由于中医科技发展缓慢
    [科学技术是人们认识自然,顺应自然,改造自然,发展生产力的动力源泉,属于人类知识。科学和技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它们常组成一个统一的词组——科技,两者通过升华与转化,形成科技发展的阶段性规律。医疗科技也必然遵循这种发展的阶段性规律。中、西医处于不同的科技发展阶段。]
    通过以上概述,我们对中医学的基本特点,对中医学运用“阴阳五行”的进步意义和时代局限性,有了一个粗浅的了解。但是要说明中医学既不是伪科学,又不是复杂性科学,说明中医发展缓慢的原因,还必须知道科学和技术的基本概念,清楚科技发展的阶段性规律,了解中、西医的科技发展阶段不同。
    1、科学和技术的基本概念
    什么是科学呢?简言之,科学是人对客观事物及其属性和本质的认识,是反映自然规律、事物间内在联系的知识。科学无论作为知识单元还是知识体系,是人类思维的产物,但是科学所反映的东西却不依人的思维而存在,说到底,科学的发展过程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过程。客观和认知是科学的基本要素和必备条件,二者缺一不可。由于科学这种客观自在性和认知性,人们只能在探索中发现,而不能在创造中发明,科学只给我们提供物化的可能,但不能提供物化的实现。
    什么是技术呢?通俗地说,技术是源于一定科学原理,为了某一物化的实现,而具备的有形或无形的手段。它包括工具的使用,材料的应用,规则的建立,以及相关的技巧和技能等。技术不具备客观的自在性,它是人的行为方式,是人们在实践中自觉或不自觉地遵循一定科学原理进行的创造活动。总之,科学是发现,技术是发明;科学回答的是“是什么,为什么”,技术解决的是“做什么,怎么做”。
    科学和技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又是紧密相连的,经常组成一个统一的词组——科技。科学和技术同属于人类知识的范畴,是人类认识自然本质,顺应自然规律,改造自然面貌,发展生产力的源泉和动力。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相互渗透,互为促进。一方面,由于任何一项技术都包含着一定的科学原理,因此技术的发明必源于科学,科学为技术提供理论基础和进行创造的前提条件。另一方面,科学发现又要借助技术的力量,技术的进步将给更深的科学原理的发现提供探索的武器。技术应当升华为科学,科学又需要转化为技术,彼此促进与发展。
    2、科技发展的阶段性规律
    第一阶段,在人类活动的初期,是科技的萌芽阶段。人们在生活和劳作的过程中,最初的科学发现是对自然物的直观认识。表现在技术上,是对自然物的直接使用和简单加工。这个阶段,科学的发现和技术的发明是一种不自觉的经验。科学和技术作为人类知识,还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断,科技发展的间断性和速度极度缓慢是这个阶段的特征。
    第二阶段,随着人类文明社会的到来,人们在实践中,对自然界认识的逐步加深,积累了一定量的技术。为了生活生产的需要,开始对技术有意识地改进和发明创造,不断的对经验进行总结,归纳事物的共性,试图揭示事物的本质,探索事物间的内在联系。但是,由于这个时期生产力水平不高,技术的力量还不能支撑深层次的科学探索,人们所能认识的大多是事物的一般属性,很少能达到对事物特有属性和本质属性的认识。这个阶段的理论研究,不完全是把科学发现作为论证的对象,更多的是综合感性认识提出设想,再遵循人们关于事物发展变化的一些哲理,按照逻辑关系进行推理。理论具有一定的科学基础和合理因素,同时含有假说的成分和主观揣测的内容。虽然它不完全是科学的体系,但它的基础是事物一般属性的归纳,和大量技术的总结,具有丰富而深刻的科学内涵,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技术起引导作用。这个阶段的特征是,众多技术的原理还没有被揭示出来,科学还没有走到技术的前头,而是跟在技术的后面进行概括和总结。科技发展速度呈现出直线递增的状态。
    第三阶段,人类社会进入现代文明,生产力水平空前提高,尖端高新技术的大量涌现,为探索深层次的科学原理创造了必要条件。科学在各个领域开始了重大发现,绝大部分技术的科学原理被破解,科学已经作为一项基础理论进行研究,由知识单元发展成为知识体系,走在了技术的前头。技术已不再独自在实践中摸索。而是在科学原理的指导下,有遵循有依据地进行发明创造。各学科跨类别的相互渗透,科技事业世界性的广泛协作,发展速度呈现出指数增长的趋势,是这个阶段的显著特征。
    3、中、西医处于科技发展的不同阶段
    医学是科技的一个领域,医学的基础理论属于科学范畴,临床医疗属于技术范畴。医学的发展进程同样遵循着科技发展规律。在初始阶段,人们对自然药物的直接使用以缓解病痛,是一种不自觉的经验。世代相传,随着经验的增多,人们开始有意识的进行药物开发和医疗技术的发明。当药物和医疗技术有了大量积累,便开始整理总结和系统归纳,使其条理化,理论化。
    在医学发展过程中,人们对药物和人的生理病理的发现,也是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由少到多,由对一般属性的认识到接近本质的认识。
    现代医学有了重大突破和发展,从解剖学到细胞学……干细胞的发现,DNA图谱测序等等。在尖端高新技术的支撑下,现代医学向深度广度进展。西医以生命科学作为理论基础,绝大部分医疗技术的科学原理已经揭示出来,医学科学走到了医疗技术的前头,处于科技发展的第三阶段,医疗技术在医学理论的指导下,开始了迅猛发展。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中医的科技发展状况。
    中医历史悠久,博大精深,这是毋容置疑的。中医的博大精深表现在:它有着庞大而精湛“标本兼治”的医疗技术,“富有哲理”的医学理论体系,“整体固本”的医学理念,“辨证论治”的医疗原则。但是中医的理论体系是哲理的深奥,而不是科学的深刻,大都限于感性认识和一般属性的层面,很少有达到本质的认知。
    例如中医药物学,《本草纲目》收录了1892味中药,通过药性鉴定,给予“释名”、“集解”、“辨疑”、“正误”和“修治”。每味中药的形态习性,气味药性及主治功效,都有确切的表述。中医药物学这种关于药物的药性认识,是由中药的四气五味进行定性分析的。中医药物学的四气五味,是中药的一般属性,药性反映出来的重要特征,而不是药性本质。目前,中医学对中药药性的认识仍然徘徊于中药的四气五味,而对中药的药用物质的化学成分、分子结构、理化性状和药理作用的研究才刚刚开始。
    例如中医对疾病的诊断,主要是“望闻问切”,是依据内脏病变在体表的反应规律,具有很强的科学性。但这种科学性,是对现象的归纳和经验的总结,并非来源于生理结构的内在联系。只有定性分析,缺乏量化指标,因此在对疾病的诊断中,带有推测的主观性。由于内脏病变的复杂性,反应的多样性和不确切不完全性,必然存在诊断的局限性。中医诊断学有待于科学的深入。
    例如中医的经络学,络线的分布反映了穴位针感的传导与放射;经脉建立了人体相应器官的功能联系,阐述了经脉之内和经脉之间的阴阳表里,主从分属,牵制影响,五行生克的关系。为中医的辨证论治提供了理论依据。但是,在人体内呈网状分布,有着主干和分支的经络,至今没有在人体解剖中发现。也就是说,经络学说论述的人体器官之间的生理现象是存在的,但这种现象的存在,并不表明人体内真的有一套经络系统。说到底,经络学说是对人的生理某些属性归纳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假说,并非科学发现。同样有待于深入科学探索。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知道,中医学有着丰富的科学内涵,但是这些内涵大多还没有被揭示出来。中医理论仍然建立在一般属性的基础上,是对临床经验的归纳和总结,没有达到深层次的科学认知,很多方面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此,就中医科技来说,科学还没有走到技术的前面,仍然跟在技术之后进行归纳和总结,技术得不到科学的指导,只能无遵循的在实践中摸索。所以,中医还处于科技发展的第二阶段,明显落后于西医。
    四、中医不是伪科学也不是复杂性科学
    [把中医看成伪科学或复杂性科学,都是对科学概念内涵的错误认识。中医和西医一样,不具备伪科学的属性,它的医疗实践是科学活动。中医的复杂性在于其假说的复杂性,而不是科学的复杂性。]
    以上通过对中医基本特征的概述,又通过对科学和技术基本概念及其相互关系的分析,了解了自然科学发展的阶段性规律及其特征。从而得知,目前中医只所以落后于西医,是由于中医科技的不发达,许多医理没有被科学所揭示,科学还没有走到技术的前头。在中医理论中,假设和推测没有被科学所取代,仍然徘徊于假说阶段。有了这些认识,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说明,中医既不是伪科学,又不是复杂性科学,从而明白发展中医科学的必要性。
    1 、中医不是伪科学
    什么是伪科学?顾名思义,是把本来不是科学的东西,披上科学的外衣,欺世盗名,蛊惑人心,贻害社会。伪科学不具备客观的自在性,它所反映的不是事物间的内在联系,而是利用某种技术或招术,扰乱人的视线,对人的感官造成错觉,改变人的精神状态,以便赋予事物并不具备的属性,来说明超自然力的存在。说到底,伪科学是假科学之名,行迷信活动之实。
    中医早在两千多年前,就脱离了巫术,开始了医疗实践和医学研究。中医学坚持人的自然属性,把人体解剖构造和生理结构作为依据,探讨人体组织器官间的功能联系,归纳病变的表现形式和体表反应,施医从病患发展变化的实际出发。这些都体现了中医的医疗实践完全属于科学活动,而不是迷信活动,中医不是伪科学。
    在医疗技术方面,长期的医疗实践,中医形成了庞大的医疗体系,既有药物医疗技术,又有理疗和其它医疗技术,这是中医的主体本质,有着广泛的科学性和丰富的科学内涵。药物治疗以中药汤剂为主,成药辅之;中医积累的医案、医方、秘方浩如烟海,涉及病患的各个方面。数千年来,中医为民族体质的健康疗病除疾,成效卓著,医术的博大和精湛,是不争的事实。中医随病情变化“辨证论治”,不仅仅为消除病痛和病症,而是“标本兼治”,在主体与枝节兼顾的同时,注意治疗疾病的根本,从而解除疾病表现出来的症状。中医又不是单纯的治疗观点,还特别注重在人的生理整体上,把握各器官功能运营的调理,从健体固本入手达到防病治病的目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医术在临床中的效用是有目共睹的,它对一些疑难杂症的奇效和特点尤为突出,至今尚无其它医疗手段能够替代;针灸、按摩等医术更是出神入化,为世人所刮目。总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好途径,医学实践已经说明中医术符合医疗的客观实际,是科学的,并非伪科学的骗人招术。
    在药物方面,中医药物学关于药性的论述,是中药的四气五味。四气五味虽不是药物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但与药理作用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对应关系,反映着中药药性的一些重要特征。中医由四气五味论述的对疾病的主治功效,在医疗实践中历经数千年行之有效。这足以说明中医药物学包含着科学性。四气五味存在于中药之中,中医药物学的四气五味,是中药性状的归纳,没有伪科学虚幻和迷信特征。
    在中医的经络学说里,经脉体现了人体相关组织器官的功能联系;络脉反映了针感的传导与放射,相关穴位的点线关系。这些都是中医对病患症候的归纳和病变反应的总结,对人的生理现象的初步认识,它来源于医疗实践,无疑属于科学发现。虽然人体解剖没有发现经络的物质实体,经络只是人们的一种假设.但是人体组织器官的这种功能关系是客观存在的,用经络学说解释的人的生理现象,有一定的合理性和科学内涵。总之,经络学说是一种理论假说。假说是人的主观想象,是非科学的东西,然而往往对科学起先导作用,这是因为它的立论依据是对已有科学发现的系统归纳,对表现特征和一般属性的梳理,从而为深层次的科学探索寻觅了途径,奠定了基础。经络假说总结了临床经验,归纳了人的生理现象,具备科技发展第二阶段的基本特征,因而有着科学的内涵。
    至于说中医学中的“阴阳五行”,虽有一些神秘因素和虚幻内容,但这并不是中医学的主流。中医学没有把人的生命现象和生理病因,归结为超自然力的支配。而是运用“阴阳五行”学说的哲理进行理论阐述,对尚未被科学揭示的医学原理进行合理的解说。当然,这种解说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主观揣测和牵强附会。这些非科学东西的存在,仅仅说明中医学对于生理病因的认识,还处于感性阶段,对于深层次的科学原理无力进行探索,只好借用“阴阳五行”自圆其说。然而,中医学运用“阴阳五行”进行理论阐述时,其要素是当时医药科学发现的归纳总结,并不是毫无根据的虚构,不是为了迷信活动而进行的理论欺骗。因此,我们不能仅凭中医学中有“阴阳五行”的神秘因素,就否定中医学的科学性,给它戴上伪科学的帽子。
    科学与伪科学之分,不在于先进还是落后。落后不是伪科学的特有属性,伪科学的特有属性是崇尚超自然的力量,表现特征是进行迷信活动。而落后只是相对于先进的一种存在形式,一方面,事物都是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低级阶段相对高级阶段是落后的;另一方面,事物之间的发展存在着快与慢,慢相对于快也是落后的。由此看来,先进与落后并不表现为事物本质的不同,只表现为存在形式的不同。所以,中医相对西医的落后,是低级与高级、慢和快的差别,而不是伪科学与科学的区别。就科学本身来讲,它的发展与进步的过程,是人们对客观事物从现象到本质的认知过程,人们对事物本质的认知是科学,对现象的认知同样也是科学,科学知识体系是由科学知识单元发展而来的,这两种科学在本质上没有区别,仅仅反映了科学内涵的深与浅,反映了科学的时代特征。如果依照科学的时代特征随意修改科学概念,这样一来,概念就不再是事物特有属性的抽象,从而造成概念的混乱。我们不能因为有了高深的科学,就把它原来发展的基础,现在已经落后了的科学视作伪科学。同样,我们也不能把发展较快的叫科学,把较慢的叫伪科学。西医的理论依据来自于科学,它的医疗技术含有高深的科学原理,它的方法论也有很强的科学性,具有现代高科技的特征。相比之下,中医原始而落后,它不具备现代高科技的特征。如果将现代高科技特征作为判别科学与伪科学的标准,用它的方法论(如实证论、还原论、实验分析、形态学研究等)来否定中医的科学性,是不正确的。就方法论来说,这些理性的演绎法,的确是科学的,在欧洲作为认识的方法论,为笛卡儿所强调。而我们的中医学,却建立在临床经验总结和生理现象归纳的基础上,好象不符合科学的方法论.但是大家不要忘记,对经验的归纳和总结,则是欧洲另一个科学方法论的启蒙思想家培根倡导的。在西方,有许多重大理论的建立也是应用了归纳的方法,哥白尼的“日心说”是这样,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也是这样,如此而已,不一而足。可以说,理性的演绎和经验的归纳都是最基本的科学方法论,只是因为研究不同的事物和科学发展阶段的不同,对它们有所侧重罢了。然而,不管那一种方法论都不是科学的本质,方法即规则,是技术而不是科学,科学和技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它们之间没有类比性,只是由于技术源于科学,技术的产生必然带有它源于科学的特征。因此,那种将一定层面的科学完美化、绝对化,把它的特征作为科学本质,去否认不同层面科学的特征差异和深浅关系,是玩弄偷换科学概念的把戏。因此,我们不能一边大喊着捍卫科学,却又混淆科学的概念,这是令人痛心的。为了不辜负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还是让我们再加深一些对科学的理解吧。
    总之,中医和西医都是医学,同属于自然科学。所不同的是,西医比较发达,中医相对落后,中医这种落后状态,其实质在于其科技发展的缓慢,并没有伪科学的特征。如前所述,西医已进入科技发展的第三阶段,中医仍处于科技发展的第二阶段。中医在科学发展方面,相对于西医是落后与先进、浅与深的差别,而不是科学概念否定与肯定的区别,所以中医不是伪科学。
    2、中医不是复杂性科学
    西医是科学的,世人皆知,毋容置疑。中医不是伪科学,亦为大多数人所认同。中医和西医同属于自然科学,都是医疗科学活动。但是,中、西医在理论体系上,疾病的诊断和医疗技术上都截然不同,尤其是对生理病理的解释上差异很大。这就给人们造成了一些困惑,使得一些人对中、西医产生了科学性质不同的想法。
    有人说,西医是还原性科学,中医是复杂性科学。这种说法既肯定了中、西医都是科学,又照顾到了中、西医某些表面特色,从而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笔者认为,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并不反映中、西医差别的实质。
    首先,这种说法对科学概念缺乏深刻的认识。大家知道,科学是对客观事物及其属性和本质的认识。由于事物不同,它们都有各自的属性和本质,这说明科学是具体的。也就是说,科学多样性的意义,仅仅在于事物的多样性。但对同一种事物来说,它有一般属性,特有属性和本质属性。这就决定了我们对事物的认识过程,是由一个方面到多个方面,由局部到整体,由表象到本质。所以科学的深与浅,反映了人们对事物的认知程度。总之,事物不同,科学性质不同,但相同的事物,应该有相同的科学性质,只不过科学内涵有深浅而已。中、西医都是医学,它们对人体相同器官功能的认识应该是一样的,可以有深浅之分,绝无性质之别。人的生理是人的生命活动的客观存在,不依人的思维而改变。所以人的生理不论在中医那里,还是在西医那里,不会有两个不同性质的生理。总之,中、西医科技发展有慢有快,科学内涵有浅有深,它们医学的侧重面不同,科学内容有所差异,但不会出现“还原性”和“复杂性”两种性质不同的科学。
    再者,科学这个概念,和其它概念一样,是事物特有属性的抽象。科学的特有属性是它的客观自在性和认知性。至于说还原性、证伪性、可重复性等,是科学特有属性的派生物,属于理性演绎的科学方法论,是现代科技的重要特征。如果把它们看作科学本质,就会歪曲科学概念。由此推论,在科学前面加上“还原性”或“复杂性”,必然改变科学概念的内涵。因为它不同于科学分类,科学可分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这是由于事物类别的不同,分属不同性质的科学。而“还原性科学”和“复杂性科学”,指的是同一种事物,即人的生理和病理。我们可以做如下分析:所谓还原性科学,是说西医科学是可以还原的,从一定意义上可以理解为:西医科学所反映的东西,能够重现,为人的感官所感知,或通过技术手段所探知。所谓复杂性科学,是说中医科学是复杂的,从一定意义上可以理解为:中医科学所反映的东西是高深莫测的,多变而“模糊”,“混浊”而难以触摸。西医相对中医来说,其科学不具备复杂性,应该是简单的,浅显而明了,触摸的到。中医相对西医来说,其科学不具备还原性,无法或难以被感知。如此一来,复杂性就背离了科学概念的内涵。因为科学是人类的知识,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知。没有认知,就没有科学,科学概念本身已经包含了感知,那么无法感知的“模糊性”和“混浊性”就不是科学的属性。所以复杂性科学这个概念,不是科学的正概念(肯定概念),而是科学的负概念(否定概念)。
    有人提出复杂性科学这个概念,目的是强调复杂性是中医学的特征。其一是中医学中的“阴阳五行”用来说明生命现象,用五行附会人的内脏器官、五官、五体、五志,附会病变反映的五声五色,附会药性的五味,并与五方、五季、五气、五化、天体星宿相附会;用阴阳说明人体组织器官之间的关系,部位属性和功能区别,以论述人体解剖构造和生理结构;用阴阳失调说明人的病理,用阴阳消长解释临床表现,阐述阴症阳症随病患的发展而转化。中医学中的“阴阳五行”不是科学,“阴阳五行”的复杂性,不是科学的复杂性。其二是中医的假说理论,病理中关于那些有点神秘色彩的“阴毒”“阳毒”“邪气”,虚虚实实的“风”“火”等,是既看不见又测不到的致病因素,只能在疾病的症候和体征中表现出来。生理中的经络学说,反映了器官的功能联系和针感的传导与放射,具有客观的实在性。然而在形态功能的描述中,存在着不确切性。认为经络是气血运行的通道却不是血管,具有针感却不同于神经,有着管状形态却在解剖中见不到它。总之,这些假说的复杂性不是科学的复杂性,因此,我们说中医不是复杂性科学。中医的复杂性不在于其科学的复杂性,而在于其假说的复杂性。
    3、科学是中医的基本属性
    中医不是伪科学,也不能叫做复杂性科学,也就是说,既不能否认中医的科学属性,又不能把中医看作与西医性质不同的另类形态、另类单元的科学。中医和西医一样,都属于自然科学中的医药学,科学是西医也是中医的基本属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认为中医科学的,然而仅仅停留在感性认识的层面上,关于中医为什么属于科学,从理论上并不十分清楚。由于概念的模糊、观念的糊涂,使得个别力挺中医的业内人士,也认为中医与科学风马牛不相及,把两者看作各自独立的具体行业,互不相干的并列物或对立物。这种认识的荒谬,究其原因,不是他们不懂中医,而是不懂科学,不知道科学概念的内涵,不清楚科学与技术,科学与科学特征之间的关系。因此,在这里有必要重温科学概念,并就相关问题作一简要的分析。
    前文已有陈述,科学是人对客观事物及其属性和本质的认识,是反映自然规律、事物间内在联系的知识。由科学概念可以知道,科学的存在形式表现为知识形态,来源于对客观事实的认知。科学本身没有实体,但它与任何一个实体发生关系;它不是具体的行业,但它存在于任何一个行业之中。人类自从对自然界及周围事物有了认知,科学便产生了。起初,科学作为人类的知识,还是一些零星的片段,即彼此无关联的知识单元。原始人的钻木取火和石器的使用等,就表现了这一特征。我们之所以有了现代庞大的科学知识体系,无疑是从原来的知识单元发展而来的。由于概念是事物特有属性的抽象,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科学概念的基本内涵是不容改变的。又因为科学是不断发展的,它的特征就会时常发生变化,如果把科学的时代特征看作科学实质,这样一来,科学概念的内涵就会被改变,从而失去它的本性。有人之所以产生中医不是科学的糊涂观念,就是把科学发展过程中的个别特征,当作了科学本身。
    我们说中医是科学的,是由科学概念的内涵决定的,科学概念的内涵是客观的自在性和认知性。中医自从它诞生的那一天,就开始了对药物的认知,对生理病因的认知,无论这些认知肤浅还是深刻,是表象还是原因,是总体还是局部,是正面还是侧面,有认知就有科学产生。说到底,中医的主体内容是科学知识,它的医疗实践是科学活动,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又必须承认,由于中、西医处于不同的科技发展阶段,中医科学知识体系不同于西医,落后于西医,这个问题前文已经论述,这里不再重复。除此之外,关于知识体系不同的另一个原因,是它们在获取科学知识时,各有自己的途径,采取了不同的方法。西医侧重理性的演绎,而中医基本采用了经验的归纳总结。
    理性的演绎和经验的归纳总结,都是最基本的科学方法论,但是,它们各有特点,分别适应于不同事物或同一事物的不同层面的科学研究。由于科学研究方法的不同,所获得的科学知识内容也就不尽一致。理性的演绎用来说明个体的原因,所以西医获得的科学知识主要是具体事物的本质。经验的归纳总结用来综合梳理事物的现象(或已知属性),所以中医获得的科学知识大多是表象的整体联系。这是中、西医科学知识内容的主要区别。内容的不同必然带来体系的不同,西医是关于本质的科学知识体系,中医则是关于表象的科学知识体系。然而,由于现象是本质的外在反应,中医的表象又不是孤立的个体,而是从整体上把握相互之间的联系,所以,它能够体现事物内在联系的一些规律。例如在病理方面,中医关于“阴毒”“阳毒”“邪气”“上火”“中风”等病因学说,反映了不同疾病的症候和体征特点;在生理方面,中医的经络理论,反映了人体组织器官的功能联系。又如,中医学用“阴阳五行”对生理病因的比附与附会,就合理地论述了人体器官间的关系,机能营卫的正常与失调,病症的发展与转化,以及中药的性状与配伍。也就是说,中医归纳的这些规律是客观的,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事物的内在联系,具有科学的属性,理所当然属于科学知识。只不过在论述这些规律存在的原因时,采取了假说的形式。
    中、西医的体系不同,科学内容不同,必然各有所长。中医的长处在于,它不是机械的而是有机的,不是片面的而是整体的,不是孤立的而是联系的,这就为全面把握人的生理病理开辟了认识途径。但是还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些成就大多是表层的东西,还需要继续探求它的原因。为了这个目的,中医就不能漠视西医的科技成果,排斥西医的科学方法论,应该在自身成果的基础上,吸收西医的科技成果,兼用理性的演绎,深入开展中医学研究。
    总而言之,中医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相反,中医体系中包含着丰富的科学内容,科学是中医的基本属性,不能因为中医科技比较落后,它的方法论和科学特征与西医不同,就否定中医的科学属性。
    五、中医理论体系科学化的必要性
    [现有的中医学理论体系已不适应中医科技的发展,需要理论创新,打破“阴阳五行”框架的束缚,用科学改造其假说成分,实现中医理论体系的科学化。]
    中医和西医都是自然科学中的医药学,科学是它们的共同属性,由于它们处于不同的科技发展阶段,才使得中医落后于西医。那么,为什么中、西医理论却存在着“不可通约性”呢?究其原因,是它们在研究疾病这个同一客体时,采取了不同的参考系。中医把“阴阳五行”和其它假说当作了医学本身的东西,甚至凌驾于科学之上,使得中医理论与现代医学理论不能融合。抱着“阴阳五行”及其它假说不放,是中医理论体系无法科学化的根本原因。因此要摆脱中医的落后状态,就必须将中医理论中的假说上升到科学,解脱“阴阳五行”附会的束缚,这是中医理论创新,实现突破和发展的关键。
    1、将中医学的假说上升为科学
    中医的主体内容是科学知识,科学是中医的基本属性,但是,中医理论还处于假说阶段。假说不等于荒谬,相反,往往成为科学的先导,这并不是说假说可以超越科学、等同于科学。那末,什么是假说呢?假说首先是一种理论形式,是通过现象对本质的推定,是利用逻辑思维的合理性说明存在的可能性和必然性。它对现象的归纳是客观的,但对本质的论述却是主观的。无论这种推论多么接近客观的真相,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认知,因为,由现象对本质的推测,不同于由客观规律的量化指标对本质的揭示。前者是假说的揣测,后者是科学的认知,揣测不等于认知,揭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认知。有了这些认识,也就明白了中医理论的假说性质。
    在生理方面,中医对经络的描述中,经络具有形态和功能两种特征,即具有物质实体的基本属性,应该必然的存在于人体之中。可是到目前,人体解剖并没有发现经络实体。那么,我们两千年前的古人,是否发现过经络实体呢?答案是清楚的,当时中医不可能在人体中发现经络实体,而是对人的生理现象、病患反应和表现特征归纳总结的基础上进行的假设。这些假设在中医理论中是假说成分,是主观想象的推理,用来说明现象的合理性。这种合理性,不一定是事物的内在原因,推测的东西,并不表明具备了对客观存在的认知,所以它不属于科学。经络学说对生理现象的归纳是科学内容,但对经络实体的虚构却是假说,这种双重性都不能偏颇,我们不能因为它是假说而否认它的科学内容,又不能因为它反映的生理现象的客观存在,而把假说误认为科学,去苦苦寻找古人虚构的经络。为了说明经络的存在,有人提出“神经元”、“循经感传”等假说。这些用新的假说来证明旧的假说的做法是毫无意义的。关键不在于古人虚构的经络实体,而在于探索经络理论归纳的生理现象的内在原因。
    在病理方面,中医关于致病因素中的“阴毒”“阳毒”“邪气”等,既无存在方式,又无形态特征和结构构造,更见不到它们的生活习性,究竟是什么东西,没有具体描述。这些根据疾病的症候和体征特点抽象出来的概念,根本找不到所对应的实体。所谓人体中那些许许多多的“火”,中医并不清楚它的真面目,至于“上火”一词的含义,不过是对某些体征的表述。又如当中医提出”中风”这一病因时,还不明白一些偏瘫病症是由脑血管中的”栓子”引起的。凡此种种的至病因素,仅仅是一些观念,不具备客观的实在性。
    综上所述,中医论述的一些生理病理是对现象归纳后的推测,还处于假说阶段,是中医理论改革的对象。当然,这些理论曾对中医的发展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使中医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处于领先地位。为什么现在却成了改革的对象呢?因为在发展的进程中,事物的先进性和积极作用都是相对的。所谓相对性,是指它们在一定的条件下和一定的范围内,有它的积极作用和先进性。失去了特定条件,超出了所适应的范围,它原有的先进就会转化为落后,积极作用将转化为消极作用。中医学的假说理论,适应医药科技发展的初级阶段,由于当时科技还十分的不发达,技术的力量无力支撑医学的深入探索,然而医学的发展,需要用理论来解释人的生命现象,说明人的生理病因。中医理论中的假说是从人的自然属性出发,在对病患表现特征的归纳,医疗实践成果总结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具有丰富的科学内涵和辩证法内容,比较合理地解说了人的生命现象和生理病因,因此能够对当时医疗科技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然而到了科技如此发达的现代,人的生理病因大多数已经科学发现,不再需要用假说来推测,假说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失去了它的存在价值,它不再是中医学的法宝,开始成为中医发展的桎梏。事物发展的辩证法就是如此,假说只在科技发展的初级阶段,是现实的合理的,有它存在的必要性。但随着科技的进步与发展,以前的现实将变为不现实,合理将变得不合理,失去它的必要性和存在的权利,取而代之的是科学的进步。因为新的科学发现更富有生命力,更具现实性、合理性。就假说本性来说,它一开始就包含着不合理性,中医理论中的假说部分,虽在当时科技发展水平条件下是现实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技的进步,它的不合理性就会逐步显现出来。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坚持这种不合理性,应该对假说中那些主观推测,虚构因素予以清除。
    有人说,清除了这些假说成分就否定了整个中医。其实并非如此,我们知道,中医的临床医术含有深刻的科学原理;中药是长期医疗实践的产物,它的效用足以说明它的科学性;中医的理论基础是临床经验的总结和生理现象的归纳,有着丰富的科学内涵。总之,科学知识是中医学的基本内容,是中医体系的主体本质,只是在关于原因的论述中采取了假说的形式。中医发展到现代,其理论中的假说,已经成为束缚中医科技进步的外壳。因此,只要我们牢牢把握住中医科学内容这个主体本质,将假说的理论上升为科学的理论,不但不会否定中医,而且将为弘扬和发展中医开辟道路。
    2、解脱“阴阳五行”对中医学的束缚
    “阴阳五行”,并不是医学本身的东西,而是借助外物的附会。在科技不发达的那个时代,用作中医理论的阐述,对中医学的形成与发展起了巨大的作用,以致成为中医学理论支柱之一。而到了科技发达的现代,“阴阳五行”除了它的辩证因素以外,对中医科技发展已没有积极意义。人的生命现象,生理病因已经具备了进行科学探索的条件,没有必要继续运用“阴阳五行”来附会。如果仍然把“阴阳五行”当作中医学的基本特色,甚至凌驾于科学之上,那么它就成了束缚中医科技发展的障碍。要发展中医科学,就必须冲破作为中医理论框架的“阴阳五行”。
    有人说,“阴阳五行”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如果否认“阴阳五行”,不仅否认了中医学的基础,也就否认了我们的传统文化。这种观点实质上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只是热衷于对事物的绝对肯定或绝对否定,把发展变化的事物看作僵死的永恒的,对发展进程中的转化看作是大逆不道。在他们看来,真理,好的东西就应该是穿越时空亘古永存。其实,世界上除了发展变化以外,任何事物都是暂时的,永远不会停留在某一个水平上。所以中医学也不能停留在“阴阳五行”的水平上,而拒绝中医科学的发展,这样做是没有出路的。我们要破除“阴阳五行”对中医学的束缚,是鉴于目前科技的发展水平,并没有否认“阴阳五行”在中医学发展中的历史地位。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事物的绝对性仅仅存在于相对性之中。“阴阳五行”作为医学的外物,只在科技发展的低级阶段,对中医学来说是合理的。相对于这个阶段,中医学运用“阴阳五行”进行理论阐述,它的进步意义和积极作用是不容怀疑的,这就是它的绝对性。如果否认其相对之中的绝对性,只承认相对性,就混淆了正确与错误,真理与谬误,积极与消极,进步与腐朽之间的界限,必然陷入相对主义和诡辩论,从而否认了“阴阳五行”对形成中医理论的历史作用。如果把相对与绝对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不承认绝对存在于相对之中,则是形而上学,就把“阴阳五行”看成了中医学不变的合理因素。对“阴阳五行”来说,不仅承认它在中医学发展中的历史作用,也必须认识到它在中医学发展中,具有阶段的局限性。阶段性是它的相对性,阶段的积极进步作用,是它相对之中的绝对性。我们必须一方面承认,“阴阳五行”带给中医学的辩证法因素,需要坚持和进一步挖掘发展;另一方面它对生理病因的附会,与其它假说一样,已完成了历史使命,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由科学取而代之。
    至于说“阴阳五行”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这是毫无疑问的。“阴阳五行”作为我们的传统文化,它的优秀之处上文已有陈述,应该予以肯定,值得继续发扬。但是,对于后来给它注入的神秘主义和唯心的说教,以及套上的形而上学外壳,则是要坚决摒弃的。我们应该汲取的是传统文化的优秀因素,而不是生搬传统文化的俗套,更不能津津乐道那些腐朽没落的东西。中医和我们的其它传统文化一样,需要在融合中发展,在变化中前进。从历史上看,任何一个时代,对于传统文化,乃至我们的经典,都会有所损益,根据时代的需要做出相应的解释,注入新的时代的内涵。今天,祖国的传统文化仍处在科学和民主的进程中,就我国近代史来看,凡是有悖于中国传统文化这个前进方向的,都是开历史倒车,必然被历史前进的车轮所碾碎。清帝国的灭亡,蒋家王朝的倒台是这样,中共发展的曲折历程也说明了这一点。因此,我们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应该继承其合理的内核,挖掘其积极因素,光大其进步内容。铲除愚昧、倡导文明,这是时代的需要,更是我们的使命。因此,对于“阴阳五行”,我们不能盲目的崇拜,无条件的继承。应该取其辩证思维的精华,去其对中医主观附会的糟粕。以便使我们的中医学突破“阴阳五行”框架的束缚,从假说的论述中回到科学探索上来。
    3、发展中医科学、创新中医理论
    现代医学如此发达,中医不但落后,其理论中还含有假说成分,又有“阴阳五行”附会的束缚。那么,中医还有没有生存的空间,有没有发展的潜力?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人们。但是,只要我们认真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中医学阐述的许多生理问题,仍是现代医学的空白,需要进一步研究;再者,许多中医技术需要揭示其科学原理,使技术升华为科学。这些都是中医发展的潜力。
    大家知道,中医“整体固本”的医学理念和众多疗病方法不同于西医,这是中医涉及的医学领域,解决问题的切入点与西医存在着差异。虽然西医涉及的医学领域比中医宽而广,然而中医学的许多方面,西医并没有涉及到。例如,上文提到的经络学说,它阐述的人体器官的功能联系,穴位针感的传导与放射的生理现象。又如,中药

LinkWorth
Hostgator

酷站链接 (Featured Links)

最新评论 (Recent Comments)

  • air jordan shoe: 不错,挺厉害的~~
  • Hairstyles: 原来链接这么重要!
  • Haircuts: 有空试一下看看
  • CHI Flat Iron: 哇,这么多插件啊,慢慢看!
  • 诗酒如画: 1)备份你的WordPress数据库 推荐用WordPress Database Backup在后台操作.下载备份的压缩包或者是传到自己邮箱里都可以. 如果直接在数据库中备份的话,记得选择UTF8编码,切记. 2)备份你的程序...
  • north face wholesale: en ,我会试一试的。

搜索 (Search)

合作伙伴

推荐站点 (Recommendations)

Partner links

WordPressChina
  • 原创博客联盟